• 首页 > 社会万象 > 正文

    女子火车睡觉,把腿伸到隔壁座位上,男子拍了拍她,结果尴尬了
    发表时间:2019-02-23 11:18:2602:39   来源:本站    点击:3470093

    摘要:桃子的营养价值,桃子的功效,桃妆,桃源政府网,常州火车站,常州化龙巷论坛,常州化龙巷
     

    应天市!
    下午六点,太阳已经偏西,黄昏来临,夕阳?#23604;?#32654;,只是近黄昏,许多人结束一天?#30007;?#21220;工作匆忙的赶回家中。
    归家的人们总是带着疲惫的身躯像狗一样的活着。
    而徐振东就是其中一个,他看起来似乎?#28909;?#32676;中的每一个人都要疲惫,都要迷茫,眼神中充满了绝望,对这个未来的绝望。
    “第十三个了,已经第十三个医院了,都不要我,我已经尽量的选一些小点的医院了,私人医院也跑了七八个,依旧碰壁。”
    “难道毕业真的就是失业,好像也不是这么说,毕竟我们医学院的很多人都找到工作了,但他们大部分都是学西医的,而今中医微式,这些医院都看?#40644;?#20013;医,更看?#40644;?#25105;这样即将毕业的中医学生。”
    ?#37117;?#21477;,徐振东匆忙回到租房,因为在校期间有女朋友,所?#38498;?#26089;以前就搬出来跟女友同居,两人都是学生,花销不大,蜗居一个一室一厅就可以了。
    不过现在临近毕业实习,女友在应天市的龙华区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实习机会,为了离工作地点更近一些就在那边租房了、
    所以现在只?#34892;?#25391;东一个人住。垂头丧气的回到租房,看着?#20197;?#31967;的房间,也没有收拾?#30007;?#24773;,往床上一坐,看着窗外的夕阳。
    “?#28909;?#36825;些小医院不要我,那我明天就是最好的医院——应天医院,好像有几个同学就在那边实习,就算不要我,也无所谓了,反正已经碰壁了这么多,说?#27426;?#20182;们人事部的人瞎了呢!”
    心情不怎么?#33579;?#39277;都不想吃,拿起?#21482;?#21047;一下朋友圈,顿时愣住了,看到女友李青萝更新朋友圈动态,内容很简单:我们很?#33579;?#19979;面附着一张照片,李青萝依靠在一个男子胸前。
    “这……”徐振东顿时蒙圈了,愤怒由心生。
    “应该是同事,同事而已,?#27426;?#27809;事的,我们那么相爱,说好了毕业两年就结婚的,青萝不会骗我的。”
    这么一想,?#21482;?#21709;起,是女友李青萝打来的,犹豫几分,接了,假装没有看到朋友圈一般,微笑着说道:
    “青萝,想我没?#30475;?#20320;去那边实习,我们就?#34892;?#27573;时间没?#40644;?#21507;饭了,要不今晚?#40644;?#21507;饭?”
    等了一会儿,电话那头没有声音,徐振东以为?#21482;?#20986;问题了,看了一眼,依旧在通话中……
    “青萝,怎么了?怎么不说话啊?”
    这时,听到那边传来深呼吸的声音,像是在鼓足勇气一般。
    “振东,我们……我们分手吧!”
    嗡!
    ?#38498;?#19968;下子就空白了。
    强忍的愤怒冉冉冒起,但是他还在使劲的压?#30130;?#35328;语已经变得?#34892;?#20912;冷了。
    “你劈腿了?找了新的男朋友了?”
    “没……没?#26657;?rdquo;李青萝说话都?#34892;?#36831;疑,“我只是觉得我们性格不合适。”
    “青萝,别开玩笑了,我们在?#40644;?#19977;年,一直都非常相爱,怎么可能性格不合!是不是朋友圈里的那个人?”
    “啊……你……你看到了?”李青萝?#34892;?#24778;愕,不过缓了一会儿,声音?#34892;?#38215;定的说道:“我想过了,我们两人都是外地来的,而且你是学中医,现在中医根本就不受待见,你已经去遍了应天市的医院问过了,都没有一个要你吧?”
    “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,我不想再回到乡下,我习惯了大城市的繁华,而我现在的男朋友是天易集团的公子,她可以给我我想要的生活,希望你能理解我!”
    那边说话已经不想刚?#25293;?#26679;?#34892;?#32467;巴与犹豫,而是决绝。
    “青萝,虽然我现在没什么成就,但是我会努力的,只要我们努力就?#27426;?#21487;以在应天市立足的,明天我?#33151;?#24212;天医院试试!”
    徐振东已经在强压心?#20449;?#27668;,希望能挽回这个一直爱着的女?#36873;?/span>
    “呵呵,徐振东,别天真了,你学的是中医,就算你学习成绩很?#33579;?#20294;那又如何,出社会讲的是关系,而且中医微式,根本就不入流,应天医院更加不会?#21152;?#20320;,就算你?#20197;?#34987;医院?#21152;茫?#20320;需要多少年?#25293;?#22312;这个城?#26032;?#25151;买车,我是女人,我的青春是有限的,?#19994;炔黄稹?rdquo;
    “我可以给我爸妈讲,让他们跟亲戚朋友借钱给我付首付先,然后我们在慢慢还……喂……喂……青萝……青萝……”
    话还没说完,那边已经?#19994;?#35805;了。
    徐振东看着渐落的夕阳,?#36763;?#22312;西边的光芒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,连老天都觉得自己可怜了吗?
    在学校时刻苦学习想要给家里争光,所以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,本来以为凭借在学校的优秀表现,出社会就可以赚到大把的钱。
    ?#27426;?#29616;实却给他狠狠一巴?#30130;?#36830;个毕业实习的工作都找不到,更别说赚大钱了,现在连女朋?#35759;?#23244;弃自己赚不到钱而离去。
   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!
    悲中生愤,紧咬牙关,一拳打在木桌上,手指破皮,血液流出,但是他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,依旧觉得残阳的苍白正如现在的自?#28023;?#25671;摇欲坠,已然黄昏,接近绝望黑夜。
    血液沿着桌面流淌,血液碰到了一块放在桌面上的暗黑玉坠,?#24067;?#34880;液被玉坠吸进去了许多。
    “我?#27426;?#20250;成功的!”
    徐振东愤愤说着,收回看向远方的目光,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
    原本暗黑的玉坠竟然在吸收自己流出来的血?#28023;?#32780;?#24050;?#33394;变成?#28304;?#26263;红起来,大吃一惊,赶紧收回手,看了一下?#19997;冢?#21364;发现?#19997;?#24050;经自动痊愈。
    “这……”
    这一切变化让徐振东吃惊不已,检查自己的手完全不像是刚刚擦破皮,要不是桌面上还有少许的血迹,他真的不相信刚才的场?#21834;?/span>
    好奇看向已经变成暗红色的玉坠,拿起来,仔细的看了一番,除了颜色变了之外,其他的都没有变化。
    “这是爷爷临终前给我的遗物,临终时一直叮嘱我不离身,后来因为女友送我一条吊坠而换下来。”
    说罢,扯下脖子上的吊坠,看了一眼,毅然决然的扔到楼下垃圾堆,?#28909;?#24050;经分手了,那就没必要再留恋。
    重新戴上爷爷留下的玉坠,顿时感觉胸口传来一阵暖流,好像有什么东西?#26377;?#21475;钻进体内,并?#39029;?#21521;?#28304;?#37324;。
    一瞬之间,?#28304;?#36234;发剧痛。
    “痛!痛!我的?#28304;?#36825;是怎么回事啊!”
    徐振东感觉?#28304;?#30171;得难受,抱头打滚在床上,?#38498;?#20013;?#27426;?#22320;?#34892;?#30340;?#19988;?#28044;进来。那不属于自己的?#19988;洹?/span>
    剧痛无比,?#28304;?#20960;乎要裂开了,抱头打滚,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痛不欲生。
    意识终于支撑不住,昏迷过去。
    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什么人说话。
    “此乃我神农毕生心血,希望有缘人能将其传承下去,继续弘扬中医博学,悬壶济世……”
    模糊之中并没有听清楚太多。
    等到徐振东再次醒来。发觉?#38498;?#20013;发现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?#19988;洹?/span>
    医道玄术,修行道法,星?#35762;?#23398;,以及神农先祖的游历行医的经验出现在?#38498;?#20013;。
    不过现在表露出来的好像只是冰山一角,还有更多被强行压?#30130;?#22240;为信息量太过庞大,目?#20843;?#21482;能?#24615;?#23567;部分。
    爬起来,揉了揉太阳穴,?#38498;?#36824;?#34892;?#36731;微的难受,不过已无大碍,渐渐的消化?#38498;?#20013;的庞大信息。
    2-
    足足一个小时,他终于整理完毕?#38498;V信?#22823;?#30007;?#24687;量?#19988;洌?#26412;人也惊呆了。
    ?#38498;?#20013;得到的传承包括很多东西,有诸多至今失传的医术针炎之法,相卜
    卦,风水玄学,星辰异象诡变之辩,修?#26029;?#26415;之法更是应有尽?#23567;?/span>
    徐振东完全?#20004;?#22312;其中奥妙,?#27426;?#24778;叹神农祖先把中医研究的如此透彻,后世出现的中医都是建立在神农医术的基础上,而他现在得到了最全面,最玄学,最正宗的中医之术。
    “没想到中医之术?#20381;?#24322;象玄学,星辰相卜,修炼大道,如此之多。”惊叹之后,徐振东兴奋起来了,看着窗外已经完全?#32531;?#22812;侵蚀的夜色,大声喊道:“天不绝我,我徐振东?#27426;?#20250;出人头地的。?#27426;?#21487;以笑?#20004;?#28246;的。”
    得到如此惊天传?#26657;?#24464;振东?#27604;?#35201;争分夺秒充斥自?#28023;?#25353;照?#38498;?#20013;的一部修炼功法——《撼天经》修炼起来。
    尽管得到了神农的传?#26657;?#20294;《撼天经》作为修炼铺助行医之法也是博大精深,徐振东慢慢的从?#25151;?#22987;修行,一丝不苟。
    不知不觉,天色微亮,缓缓停下修行,睁开眼眸,一点都不觉?#32654;郟?#31934;神抖擞,神清气爽,浑身充满力量,心情也大为畅快,昨天失恋的悲伤已经烟消云散了。
    “先吃早?#20572;?#28982;后去应天医院试试?#20284;?rdquo;
    得到神农传承?#30007;?#25391;东显然自信了很多,洗漱之后拿着简历,飞奔下楼解决早?#20572;?#28982;后兴匆匆的前往应天医院。
    刚出门?#27426;嗑茫?#21548;到了?#26412;?#36710;的声音,由远至近开过来,顿时吸引了徐振东的目光,?#26412;?#36710;在前面不远处的应天豪华大酒店停下,匆匆忙忙的下来七八个医护人员。
    “去看看!”
    徐振东快步走过去,也有一些看热闹的人小跑着过去。
    酒店大厅围着很多人,都是看热闹的,中间躺着一个口吐白沫,已经昏迷的年轻人,?#25104;?#21457;白,额头上颗粒汗珠冒出,面目?#34892;?#29424;狞,弓着腰,捂着肚子,极其难受。
    “医生,快救救我儿!”
    一个穿着紫色包臀的女人,抓住带头医生的手臂?#27426;?#22320;摇晃,焦急万分,即使这样也掩盖不住她身上的高贵气质。
    “杨夫人,请放心,王医生会?#20154;?#30340;,王医生可是我们应天医院外科室的主治医师,?#27426;?#33021;救?#24867;?#23376;的。”
    士长说着,他们刚刚接到?#26412;?#30005;话就赶过来了,而?#19994;?#35805;里说明了是杨万象的儿子杨千琨。
    杨万象乃是应天市为数?#27426;?#30340;大企?#23548;遙?#20854;万象集团产业众多,其中包括餐饮,酒店,服装等等,这家应天豪华大酒店就是其产业之一。
    而且万象集团每年都会给应天医院捐赠一些医?#30772;韃模?#25152;以得知是万向集团的公子,马上派出王振国这个极富盛名的主治医生,还有护士长。
    “你们还不赶紧把杨少爷抬上担架,?#33151;?#21307;院!”护士长大声的训斥其他的护士。
    “别动!”王振国大声说着,目光一?#24811;?#27880;弓着身子在地上抽搐,吐着白沫的杨千琨,说道:“这是罕见的隐形蛇王?#23601;?#21457;综?#29616;ⅲ?#19981;能动弹,其中毒素已经开始蔓延在周身,一旦动其身体会加速毒素的蔓延,一旦蔓延到五脏六腑就彻底没救了。”
    正?#24613;?#25226;杨千琨台上担架护士们呆住了,收回手。
    “这是什么症?#31383;。?#24590;么没听过啊?”护士长好奇的?#23454;饋?/span>
    在场的人估计除了王振国知道这个病症外,也就是刚刚得到神农传承?#30007;?#25391;东知道了吧。这也是在传承中得知的。
    “这是一种可以长期潜伏在体内的毒素,就像是蛇一样的隐藏起来,一旦遇到契机就会毒发,所以才会称之为隐形蛇王?#23601;?#21457;综合征,目前全世界出现过几十?#26657;?#21482;有三起救活了。但那是在美国。”
    “你可是应天医院极负盛名的医生,难道你都治不了吗?”护士长惊呆,其他人更是震惊了。
    要知道连王振国都治不好的病,那在应天市谁能治?#33579;?/span>
    王振国摇了摇头,?#20102;?#20102;一会儿,说道:“要说在应天?#24515;?#26377;人治好的,恐怕只有华院长出手才有这个可能了。”
    “院长?华胜义?赶紧叫他过来。”杨夫人抓住王振国的衣袖,很粗?#36710;?#36830;?#37117;?#19979;。
    “杨夫人,王某无能为力,只能帮你请院长了,只是恐怕杨少爷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。”王振国也是黯然,自己的医术救不了,院长出手的话可能还?#36763;讲?#25226;握,只是这个杨千琨病毒蔓延的很快,恐怕没等院长到来,已经毙命。
    “不如让我来试试?”
    突然,一道声音从人群中传来,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年轻人。
    正是徐振东,他的?#38498;?#20013;有关于隐形蛇王?#23601;?#21457;综?#29616;?#29366;的治疗之法,?#22363;?#31070;农医学,悬壶济世,医者仁心,岂能见死不救!
    “你?你是谁?”王振国疑惑的?#23454;饋?/span>
    “?#21307;行?#25391;东,熟知中医之术,我有七层把握治好他。”徐振东说道。
    “中医?你在开玩笑吗?还有七层把?#31449;热耍?#21363;使院长到了也不过两层把握,你想要巴结万象集团也选个好时机啊。”王振国大声的说着,眼中充满鄙视,说道:“这年头,中医?#40723;芫热?#21527;?这可是万象集团的公子,一旦出了什么事,你担当得起吗?”
    “我……”徐振东想?#24202;?#20160;么,此刻,人群中也传来了很多异议声。
    “这位年轻人,连赫赫有名的王振国医师都治不?#33579;?#21363;使院长也才两层把握,你?#30340;?#26377;七层把握,你别逗了。”
    “就是,年轻人不要冲动,万象集团可不好得罪,那可是几十上百亿身价的大集?#25293;亍?rdquo;
    “现在的中医都是骗术,一点科学依据都没?#26657;?#24590;么可能?#28909;?#21834;。”
    “中医学者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头,这个年轻人冒充什么不?#33579;?#20882;充中医,这不是找死吗?”
    众人一人一句的遍地中医,把中医说的一无是处,徐振东不理会他们,他拥有一颗医者仁心,学习中医就是为了悬壶济世,看向杨夫人。
    “杨夫人,刚才王医生说的你也听到了,?#24867;?#23376;的病即使院长到了也只?#36763;讲?#30340;把握,而且照目前的情况来看,还没等到院长,他就死了,要是你给我治的话还有机会活过来,你觉得呢?”
    不等杨夫人回答,王振国抢先答道:“小子,你的治疗只会使杨少爷提?#20843;?#20129;,杨夫人,你可别相信?#34892;?#20154;的胡言乱语。”
    “提?#20843;?#20129;?”杨夫人当下就不干了,看着徐振东,说道:“中医现在就是骗术,你赶紧走吧,别想用这样的手段来巴结我们万象集团。”
    “杨夫人,我好心想要帮?#24867;?#23376;治病,你就是用这样的态度?#28304;?#25105;吗?”要不是拥有一颗医者仁心,立志要悬壶济世,徐振东现在就马上离开。
    “我谢谢你全家的好意了,很快院长就来了,你给我滚!”杨夫人说着,?#21482;?#21709;了,嘴角笑了一下,马上接了。
    而此刻,眼看杨少爷口吐白沫,再不抓紧医治,真的就死掉了,见死不救有违本心,更对?#40644;?#31062;先神农的医学之道。
    当下,管不了那么多了,徐振东取出随身带的银针带,随手?#27426;叮?#25972;个银针袋展开,一排排的银针?#20102;?#30528;光芒,他以气云针,体内真气融入银针中。
    另一只手抓住另一根银针,在杨少爷的T恤上轻轻一划,T恤就破开,露出发紫皮肤。
    紧接着,他非常快速的进行针炎,以气运针,行云流水,手法娴熟,片刻便在杨少爷身上扎了十几针。
    杨少爷抽搐的身体,突然停止了,也不吐出白沫,徐振东气灌银针,以《撼天经》功法灌输些许真气进入他的体内,扣住毒素的蔓延。
    这一过程非常迅速,?#40644;?#21621;成,其他人都来不?#30333;?#27490;,看着也?#34892;?#24778;呆了。
    “你个混蛋,住手!”
    正在打电话的杨夫人看到这一幕,尖叫起来了。

    文章来源:搜狗 微信

    分享到:

     

    收藏
    排列五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