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 > 娱乐八卦 > 正文

    暴风集团遭遇“风暴”式跌停
    发表时间:2019-01-30 20:10:2802:39   来源:本站    点击:3469925

    摘要:淘库商城,淘客网站,淘客网,淘金盈娱乐城,潮吹是什么意思,潮吹女王,嘲风

    受“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”消息影响,继1月25日遭遇跌停后,1月28日暴风集团股价(300431.SZ)再受重挫,股价下跌接近14%,收市报7.66元/股;至1月29日,暴风集团以7.37元/股报收,股价再跌3.79%,昔日曾?#27426;?#36798;400亿元的市值如今仅剩24.3亿。
          被离职员工告上法庭,股价跌停
          这是一场由离职员工劳动纠纷引发的“风暴”,让2018年来本就负面缠身的暴风集团雪上加霜。据新京报报道,自2019年1月3日至1月11日,暴风集团悄然增加了十几条被执行人信息。
          《商学院》记者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?#21561;劍?#26292;风集团确实被纳入了“被执行人”名单,相关的信息多达14条,而?#20197;?019年1月25日又因增了一条立案信息。记者近日多次拨打董秘办电话,均无人接通,向公司发去采访函截稿为止也未收到回复。
          1月25日,暴风集团对消息进行了澄清,发布公告称媒体报道“自2019年1月3日至1月11日,暴风集团悄然增加了十几条被执行人信息”系公司与离职员工的劳动纠纷进入执行阶段,涉案金额合计 69.04 万元。上述案件系员工与公司在离职补偿协议的具体细节上存在分歧,员工提起劳动仲裁。目前,公司正积极与员工沟通解决,法院将解除执行措施。
          暴风集团还强调,公司并未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广东杰信律师事务所律师柳德告诉《商学院》记者,“被执行人”与“失信执行人”有着较大区别,通过法院判决,需要承担对应执行义务的人员,进入执行程序时,都可以称为被执行人;失信执行人会被法院纳入征信系统,对其信誉系统造成巨大影响如无法信贷、被限制高消费等。
          但暴风集团的上述解释未能挽回资本市场信心,在本周首个交易日,公司股价再度大跌,较历史峰值下跌幅度已超过90%,市值蒸发300亿。
          对于公司股价下挫,暴风集团方面此前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,公司会?#27426;?#20248;化产品和服务,进一步增强公司的竞争力,回报投资者。
           陷入巨亏,高管动荡,股东减持
           但?#23548;?#20302;迷的暴风何时才能实现“回报”投资者的?#20449;担?br />        暴风集团财报显示,2018年第三季度营收2.4亿元,同比下滑45.89%;净利润亏损1.2亿元,同比下滑2805.93%。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近2.3亿元,同比下降1,228.39%。同时,由于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加剧、公司广告业务收入不及预期等原因,公司预测2018年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。
           近年来盲目扩张的战略导致暴风?#24335;?#29366;况?#20013;?#24694;化,负债率高企。财报显示,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,暴风集团账上的货?#26131;式?#24050;仅剩2497.09万元,较年初减少1.02亿元。报告期内,流动负债合计20.12亿元,而流动?#20160;?#20165;为11.92亿元,?#20160;?#36127;债率高达78.65%。
           除了在?#23548;?#21644;?#24335;?#26041;面身陷泥淖,高管层面频繁变动、减持抽身也引起了外界关注。
          2018年,暴风集团副总经理吕宁、证券事务代表赵娜、CFO(首席财务官)姜浩、监事会主席李永强?#28909;?#30456;继离职。2019年1月18日,公司助理总裁李媛萍申请辞去公司助理总裁职务,担任公司对外商业化总经理职务。如今,暴风又因劳动纠纷被离职员工告上法庭。
          此外,公司高管董事崔天龙、助理总裁李媛萍、副总经理张鹏宇?#28909;?#21069;后三次减持股份,?#24067;?#25345;294.15万股,占总股本比例的0.88%。
          从2015年上市到现在的高管减持公告可以发现,三年的时间内,所有高管均?#27426;?#20943;持公司股份且未见一次增持,?#24067;?#25345;35次,套现金额超过1亿元。
          机构股东瑞丰利永、融辉?#24179;?#20134;多次减持,2018年减持股份累计占总股本比例的8.78%,值得注意的是,这两?#19968;?#26500;为一致行动人,都是暴风集团高管持股企业,其中瑞丰利永第一大股东为暴风集团董事崔天龙,持股比例为17.79%;融辉?#24179;?#30340;第一大股东为暴风集团监事会主席,持股比例为16.39%。企查查显示,冯鑫是两家公司唯一执行事务合伙人。
          “All for TV”战略的溃败?
          在2018年之前的三年时间里,暴风集团?#28304;?#20110;盈利阶段,但2018年的?#23548;?#21364;让人“大跌眼镜”,押注互联网电视作为主方向,或许是一个重要的原因。
           2018年初,董事长冯鑫提出了2018年“All for TV”的发展战略,宣布聚焦互联网电视业务,聚焦家庭互联网,冯鑫还亲自担任了电视品牌“暴风统帅”的首席产品官。
           ?#27426;?#30005;视业务并未让暴风尝到甜头,2018年上半年电视业务经营主体深圳暴风统帅
           ?#33805;加?#38480;公司营业利润亏损3.3亿元,净利润亏损2.47亿元,亏损同比扩大超过90%。同期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增加1.01亿元,同比增长18.08%,营业成本较上年同期增加1.78亿元,同比增长 30.29%,这意味着造一台电视的收入还赶不上成本。冯鑫自己也曾透露,每卖一台暴风TV就会亏损300~400元。
           奥维云网(AVC)数据显示,2018年三季度?#23454;?#24066;场零售量规模与去年基本?#21046;劍?#20026;1041万台;零售额规模同比大幅下?#25285;?#20026;303亿元,同比下降15.2%。在?#30340;?#20998;析人士看来,这意味着电视产业?#21561;?#20215;值在降低。
           ?#19994;?#34892;业分析师刘步尘对《商学院》记者表示,暴风把重心压在电视业务上无疑是战略上的失误。如今?#21561;?#35270;的人越来越少,手机、电脑等更多地占据人们的时间,把电视作为家庭互联网的入口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此外,在面板行?#23548;?#26684;下降的情况下,电视企业盈利能力依然薄弱,?#24471;?#25972;个电视行业的前景并不明朗。
          但暴风却仍在期待一个“逆袭”的机会。2018年7月,暴风集团发布题为?#24230;?#24180;大考,暴风雨中的暴风——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》的官方微信文章,文章提到“暴风TV的销售额今年(2018年)可能达到二三十亿”,且“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,2020和2021年应该至少有?#27426;?#21313;亿元利润的期望值,而?#19968;?#20250;保持很高的增长速度”。该文章引起?#24605;?#31649;层关注,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对其下发关注函,要求解释“是否存在虚假或误导性陈述”,公司回复“主要内容是澄清媒体报?#20048;?#19981;实信息,并非在于炒作股价。”
          被?#21040;?#31216;为“小乐视”的暴风,命运一波三折,2019年将?#27807;?#27493;乐视后尘,还是迎来翻身的转机?《商学院》将?#20013;?#20851;注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 

    收藏
    排列五开奖历史记录